七濑莉娜下马番号封面

七濑莉娜下马番号封面

惟是腑有七,而中腑之药似宜分别。 一剂烦止,再剂烦除矣。

食入而即吐者,是肾中之无水;食久而始吐者,乃肾中之无火也。 况方中全是益心滋肾之品,不特心无过燥之虞,而且肾有滋润之乐,自不啻如夫妇同心,有鱼水之欢,而无乖离之戚也,又何至喧阗于一室哉。

初则一年一发,久则一月一发,发久则旬日一发也。 实火可泻,而虚火断不可泻,况血已吐出,无血养身,而又用泻火之药,以重伤其胃气,毋论血不能骤生,而气亦不能遽转,往往有至气脱而死者。

 自然奋罔顾身,怒极而欲战也。世皆谓胃火,宜泻而不宜补,然而胃实可泻,而胃虚不可泻也。

治法大补其肾中之精,则肾气充足矣。 欲活其血之瘀,非仅气药之能散也,必须以有形之物制血,则气可破血,而无阻滞之忧矣。

治法似宜补肺而兼补肾,然而补肺又不若竟补肾之为得。木怒,其土之不顺受也,于是挟其郁结之气卷土齐来,尽祛而出,故吐之不尽不止。

Leave a Reply